928 胡志明的营地


小说:残阳帝国  作者:野狼獾

  由于东海调查的任务更加急迫,419没有多花时间侦察,只是跟踪这支舰队进入了西贡,提醒林秀轩对这里的敌情。请百度搜索但是日军船队在头顿附近进入了湄公河河口后,并没有全部去往西贡的内河港口,其一些进入西贡河,可能要去往同奈省,那里正是褚亭长即将发起进攻的地方。

  现在程大洋面临问题,要么停下来等几天,继续跟踪;要么把接下来的任务交给林秀轩的小组。这件事关乎重大,但是与东海的事情孰轻孰重,倒是不好判断。他和政委也不敢轻易拍板,于是与林秀轩进行了一次短时间通讯,结果不出所料,林秀轩把任务揽过去了。于是,419得以继续北。

  419侦察得到的最后情报,是通过两年来记录的日舰水声资料,判断得到的船只信息。进入湄公河河口的,一艘是大濑号补给船,一艘是高崎号补给船,还有一艘较小的船只,一时无法确定具体名称,只能确认是一艘杵琦级的运输舰,因为这型舰建造甚多,所以一时无法确定具体哪艘,毕竟无人机的角度有些局限,看不到弦号。另外,敌人停泊后可能会进行一些装载调整。

  林秀轩最担心的正是这些八九百吨的小型运输舰,因为大型船不可能深入内河太远,至少西贡河口的那几座大桥高度不允许五千吨以大船从下面通过,除非日本人炸了桥。但是那些小船可以深入内河很远,这样,他们至少在理论,能够将重达几吨的核弹和重量更大的测量设备,根据战场变化,送到同奈省的大部分地方,越南毕竟是一个水密布的地方。

  行动的第一阶段,当然是跟褚亭长的部队一起前进,第二阶段,还是得借助胡志明的人手,没有本地力量,基本无可能完成无死角的侦察。

  越南游击队损失惨重,正在老挝和柬埔寨交结地带修整。褚亭长将接收美援后,淘汰的万国造武器,以及缴获的日法武器,提供给他们,算是补偿由于周有福出尔反尔,让游击队单独攻击西贡,而造成的损失。不过游击队与褚亭长之间的梁子似乎是结下了。周有福几次差遣他们配合进攻,越盟都以武器不足为理由,拒绝出兵。

  日军从广西调来的104和106师团,目前都在同奈,构筑防线。西贡方向则由海军高雄镇守府以下的左营海兵队大约4000人进行防御,还有一些陆军的治安旅团,整个越南,也剩下这点兵力。另外,越南各地还有4万人的法国部队,目前这支部队还在接受维希政府指令,但同时也与自由法国接洽,立场不明。

  具体到西贡的这支海军陆战队,其兵员七成为台籍士兵,周有福与其交过手,对其战斗力评价不高,但是该部队在西贡的大屠杀,倒是相当高效,一周内,杀死了几万人,包括一千名打着白旗的法国兵。

  与胡志明接洽的任务交给了秦小苏,因为他与胡志明有一面之缘,当初在马来,是由他负责接待了胡志明与胡跃新,并安排车送他们去揭穿莱特。但是为了任务顺利完成,胡跃新向胡志明暗示了秦小苏是自己人。胡志明由此可以猜到,褚亭长的部队里有不少共的人,秦小苏显然不是职务最高的。

  既然是支使别人,当然不能白去,秦小苏带着十几卡车的补给送去那里,算是收买人心。

  由于美方更倾向于收买吴庭艳的旧警察部队,撮合其与保大皇帝形成联盟,所以渐渐停止了对越盟的支援,目前越盟的物资,主要由褚亭长筹措。褚亭长在横扫缅甸至泰柬的各路军阀时,缴获了不少枪支,他的部队看不,拿来送人情。越盟部队目前的武器口径多达十几种,弹药很难匹配。

  他到的时候,越盟营地里升起了炊烟,衣衫褴褛的战士们,正排队领饭。秦小苏从车里往下去,粥稀的能照出人影来,再看队伍里的人,垂头丧气,士气不高。

  显然褚亭长拨给越盟的粮食补充,被周有福私吞了。周有福私扣粮食,当然是为了走私。此刻,他褚亭长队伍里任何人,更迫切想要打通广西。廖耀湘控制缅北交通要道后,几次带兵查了军车走私,除了没收他的货,还枪毙了他的几个人。他现在急迫需要开辟第二条通道,能够将广西与泰国的稻米区连接起来。他已经调查清楚,目前越南南方的米价只有国内三分之一,到秋收时节,还会进一步跌落。

  留着山羊胡的胡志明走出帐篷,秦小苏次在马来见到,更瘦了一些,完全是皮包骨头,不过他却是营地里精神最昂扬的一个。背着手、抬着头,面带着微笑。士兵会在失败后士气低落,但是统帅却不容消沉。

  卡车在他面前停住,秦小苏下车,与胡志明握了握手。

  “我带来了面粉、罐头,还有武器。”

  “我们正需要这些。”

  胡志明并不多多看一眼卡车堆积的面粉,他将秦小苏让进帐篷,他当然知道秦小苏是胡跃新的人,显然有些话,必须私下展开。

  “同志,你们一定又需要我们帮助了?”胡志明说着点燃了一根蜡烛。

  秦小苏一怔,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只是希望你们知道,我们可以无私地帮助你们,不惜牺牲越南最好的青年,但是……我们刚刚经受了巨大的挫折,需要尽快壮大起来。”

  “这一点……”

  “我们知道吴庭艳在老挝,新扩充了十个营,使用美国武器。”

  “美国战略情报局决定拉拢他,因为他许诺支持保大皇帝,而你们却不愿意这么做。”

  “说说看,你们需要我们帮什么忙?”胡志明说着坐到行军床,秦小苏则坐到边小板凳。

  “是这样,我们需要对湄公河下游的每一条支流进行侦察,调查每一艘超过80吨的船只。”

  “日本人随后都有千艘机动帆船,在三角洲地带运粮食,全部太困难了,而且这些并不是什么重要目标。”

  “但是如今变得重要了。”

  “是这样?我希望国的同志能够坦诚些。”

  “半个月前,日本人在印尼爆炸了一颗*,消灭了大约2万名英军。”

  胡志明沉默了片刻,自顾自点起一根烟抽了几口。最近他一直在这个闭塞的营地休养生息,当然不会得到什么一手情报,但是他毕竟是聪明人,知道秦小苏此行的目的,必然与这种*有关。

  “这是我们必须共同面对的难题。敌人的*很笨重,只能通过水路或者铁路运输,所以我需要你的人手来监视它。”

  “装运这颗*的船会有什么特征?”

  “没有特征,但是防卫一定特别严密。”

  “我需要五千支步枪,进攻西贡的战斗,损失太大,需要补充。”

  “褚亭长毕竟是个老狐狸,这样大的数字,我们也很难办啊。”秦小苏说道。

  “褚亭长确实是一个长远的祸害,他要在东南亚搞独立王国……我希望你们国同志尽早看清这点,这个人搞的大华沙主义,绝对与我们不同路……我很担心,一旦日本人被打跑,他会成为下一个凶恶的敌人。我次也已经与胡跃新同志说过这件事了,必须早做打算。”

  “这一点,我们有预期。不过暂时,还要利用这个人,试着争取他。”

  “这样一个反动的人,是无法争取的,我觉得,不如做做陶明章的工作……”胡志明趁机试探道,他大致能猜到,秦小苏的级可能是陶明章。

  “哦,我会向我的级汇报。”秦小苏面不改色道。

  “那……想办法搞三千支枪吧。最次是日本枪,不能是那种杂七杂八的货色。”

  “行,我去想办法。”秦小苏打开笔记本记下老头子的要求,这确实在褚亭长能够办到的范围内。褚亭长也一直不希望让越盟做大,他当然知道胡志明狼子野心,也不是什么善茬儿。

  西贡机场。

  板垣征四郎乘坐的轰炸机在机场降落,他来这里正是为了新的核弹作战计划。

  这座城市目前没有陆军兵力,由一支高雄出发的海军陆战队占领,最高指挥官为里濑浩海军少将。

  坂垣不习惯与海军合作,但是这次作战毕竟在海军控制区,必须与之配合。另外,他还有一些小算盘。西贡的海兵队里,大部分是台湾人,倒是可以让核弹使用,不那么束手束脚。他刚刚得到消息,在苏门答腊向着蘑菇云冲锋的近卫师团内,最近开始出现大量非战斗减员。可能是牧野所说的辐射病所致,病患特征是大把掉头发、肠道出血、皮肤出显现斑纹。近卫师团在进攻时,几乎没有伤亡,但是最近十天,减员超过900人。

  可见*的杀伤机理还没有彻底搞清楚的情况下,用日本兵去冲锋陷阵,不太合合理。最近大本营在评估日本在与美国展开核威慑的有利条件时,所有是10个对项目,唯一对日本有利的,是日本拥有更多殖民地兵员。紧紧台湾、朝鲜、满洲三地,短时间内能动员起四百万兵力。当然,日本的战争机器不足以装备这么多人。

  https:///html/book/42/42762/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