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校草,你骗我!(求订阅)


小说:女装大佬的家教日记  作者:杨证道

  显然,吴四道没想到会是这种展开,也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

  他气得胸口起伏,将视线落在桌子上的表格——

  第三组,选题:a,答辩人:楚平。

  这个名字...

  怎么有几分熟悉!?

  只可惜,吴四道终究不是学经济学的,尽管知道那一篇投到数技所的《gras方法的改进及对比研究》撰稿人是一个叫“楚平”的学生,但早就忘了。

  他摇摇头,把那一点儿隐约的印象清除出脑海,指着投影屏,说道:“把算式解释一下。”

  差分方法还解释个屁!?

  但凡研修过高等数学的,都知道偏微分方程。

  这就相当于楚平在论文上写了“1+1=2”,但却被问了“为什么等于2”一样。

  再然后...

  当然是“就是等于2”,对方又会说一句“我就问你为什么要等于2,你为什么不写清楚点”。

  如此往复,陷入死循环。

  这种怼人方法是最低级的,不过也最常见,能达成搞不死人却恶心死人的目的。

  据传闻,某所高校一个教授不爽另一个教授在外面开公司赚钱,雇学生当劳动力,毕业论文答辩时,经常两个老师互相怼对方的学生。

  emm.

  这个时候,就需要记住并使用好一句口诀了——

  “不要解释,默默点头,老师都对,虽然傻『逼』。”

  基本上,扮演好一个受气包的角『色』,最后一定能过。

  但这一招显然不适用于现在的情形。

  华师大和交大有一个学校联队,自己又各自在背后搞小动作,结果联队倒是进入答辩环节了,华师大本校的十几支队伍却没有入围,他们当然要阻挡交大的脚步了。

  只是可惜了前面两支队伍,做了堵枪眼的炮灰。

  所以,楚平这时候绝对不能沉默以对,更何况,他也不会吃这种哑巴亏。

  “吴教授,您学过偏微分方程吗?”他忽然问道。

  整个教室为之一静。

  吴四道胸口剧烈起伏,良久才缓过劲来:“你什么意思?”

  “如果您不知道,我可以科普一下。”楚平笑着说,“在数学中,差分法是一种微分方程数值方法,通过有限差分来近似导数,从而寻求微分方程的近似解。”

  得益于这一属『性』,他可以一字不差地背诵出教材中的定义。

  这t..

  好气哟。

  吴四道听出了对方语气中的轻蔑,脸一黑:“什么是导数?”

  “当函数y=f的自变量x在一点x0上产生一个增量Δx时,函数输出值的增量Δy与自变量增量Δx的比值在Δx趋于0时的极限a如果存在,a即为在x0处的导数。”

  又是一字不差!?

  “什么是函数?”

  “给定一个数集a,假设其中的元素...”

  “够了!”忽然有人打断了楚平的话。

  那是一名老教授,表情极其严肃。

  只不过...

  为什么偷偷地竖了个大拇指!?

  看来,在评委组中也不是没有小可爱嘛。

  楚平挠挠头,转而看向吴四道,问道:“教授,还有问题吗?”

  吴四道差点儿吐血。

  其实,他还是想继续刁难下去的,但又害怕被组里另外的几个前辈群起而攻之,只能捏着鼻子哼了一声:“没了。”

  “那我接下来...”

  “快点儿吧,刚才已经耽误不少时间了。”

  楚平点点头,继续讲解建模思路。

  这次,自然没人再作妖了,第一个部分成功渡过,进入提问环节。

  经过刚才那一番闹腾,他紧张尽去,反而因为肾上腺素的分泌,微微有些兴奋。

  谁知...

  “楚平同学,你知不知道,交大跟华师大组了一个联队?”刚才那个悄悄竖大拇指的老教授率先说话了。

  论文跟其他人有关系吗?

  不光是楚平,就连同组的专家评委们都是一脸懵『逼』,教室里微微『骚』动。

  要是由谈楚然或者陈淑桦这种有学生会工作经验的人来回答就好了,至少可以打打太极。

  作为被提问者,他的反应算快的,点了点头:“我知道。”

  一碰就碎的谎言,不能说。

  “那你知不知道,他们选的也是a题?”

  “这个,我不太清楚。”

  “我看一下。”说着,老教授开始翻桌上的论文打印稿。

  一张、两张...

  “找到了。”他将手里的纸一扬,然后仔细地阅读起来。

  楚平这回是真的有点儿懵『逼』了,搞不懂对方在想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势,眼看着时限就要过去。

  突然...

  “使用多步差分方法的时候,为什么每一步都要给出一个明确的边界条件?”老教授终于提问了。

  楚平陷入了沉思。

  这个问题他一早就考虑过,但是对方既然这么问了,他不相信,这背后没有任何目的。

  好麻烦!

  感觉脑子不够用了...

  楚平决定,既然想不明白,那就如实回答。

  他说道:“构造的差分格式是保证解满足对应的方程,但其实满足给定方程的解有无穷多种,而边界条件的作用,其实就是找出我想要的那个解。”

  “不考虑边界条件,是偷懒的行为吗?”

  “当然。”楚平坚定地点点头。

  一时间,教室里陷入了安静。

  老教授忽然莫名其妙地一笑,轻轻拍了下吴四道的肩:“一会儿,第四组进来的时候,你拿这个观点问一下他们的意见。”

  好一招借刀杀人。

  听到这个提议,吴四道的脸都绿了。

  当然,两人的对话是很小声的,所以楚平并没有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竟然被当了枪使。

  他问道:“老师,我可以走了吗?”

  “嗯,你的回答很不错,可以走了。”

  听到这个答复,楚平终于长舒一口气。

  他深深鞠躬,然后捧着论文走出了教室。

  出乎意料地是,大家都在门口等着,一见人出来,便立即涌了上来。

  ..

  “怎么样?”

  “有没有被挑刺儿?”

  “是不是有老师质疑你‘抄袭’了?”

  ..

  七嘴八舌,尽是些这种问题。

  楚平沉『吟』片刻,点点头:“确实被挑刺儿了。”

  “啊?”

  “不过被我怼回去了,正所谓再一、再二、不再三,咱们这些学生也不怕他。”

  “牛『逼』!”众人一副“敬你是条汉子”的表情,“你的意思是,他应该不会再刁难我们了?”

  楚平想了想,觉得吴四道没那个胆子,应该会收敛,便点了点头:“应该是。”

  众人额手相庆,就差高呼“万岁”了。

  这时候,有楚平的校友走了过来:“校草,我们是下一组,这次沾你的光了。”

  第四组原来是两校联队。

  楚平刚要说一句鼓劲儿的话,对方却已经挥了挥手,被叫进教室了。

  这时,楚平的两个组员迎了上来:“怎么样?”

  “还可以。”

  陈淑桦和谈楚然对视一眼,忽然异口同声道:“太好了!”

  “???”

  “‘还可以’约等于‘没问题’,‘没问题’约等于‘稳了’。”

  这是从哪一章那一节归纳出来的公式!?

  楚平无奈地耸耸肩,回到座位,将笔记本电脑塞进书包,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

  “呜哇!”大哭声忽然从背后传来。

  三人诧异地回过头。

  只见第四组的答辩人冲了过来:“校草,你骗我!”

  “你别冤枉好人。”谈楚然站出来,替心上人出头。

  “可是,他为什么打断了我,而且还直击我们组的软肋啊!?”

  “软肋是什么意思?”

  “对。”对方啜泣着,“人家上来就问限制边界条件的意义,不限制是不是偷懒什么的...”

  原来如此。

  楚平一脸复杂地拍了拍对方的肩:“对不住了,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