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还是来了


小说:叶九灵  作者:袂吏

  叶九灵正文卷第360章还是来了风幕眉头微微皱起,他身为这一次羌国学府苍穹争夺赛的负责人之一,如果沐雪月在此期间出了什么事情,他当真无法向在水一方那边交代,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风幕松开了叶九灵的手,将那瓶丹药拿到了张药灵师的面前。

  “事关雪月生死,但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希望,我都不愿意放弃,还请张药灵师帮忙看看,这丹药到底是什么来头。”

  张药灵师瞥了叶九灵一眼,眼底带着一丝不屑,他随意的拿起那装有丹药的瓶子,打开瓶盖,在自己鼻前闻了闻。

  一股淡淡的幽香传入鼻息,那气味让人光是闻着便觉得神清气爽。

  张药灵师眼底微微一闪,将那瓶子交给了一旁的几名药灵师,让他们细细查看。

  “如何?”风幕问道。

  张药灵师看了一眼叶九灵,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我当是什么,不过是清心丹,这丹药确实没有任何的问题,不过清心丹并非什么难得的丹药,作用也不过是不气凝神罢了,女娃,你竟然说这丹药对沐姑娘的伤势有效,是否太可笑了一些?这种丹药,我们几人手上可都是有不少的,要是这种丹药都能化解了沐姑娘的伤势,那么又需要我们做什么?”

  张药灵师话音方落,其他几名大夫也连连符合,他们确实没发现叶九灵的清心丹又任何的不妥之处,但是这种寻常的丹药,对于如今的沐雪月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不见得能有什么起色。

  “我只问,沐姑娘若是服下这丹药,是否会加重她的伤势?”叶九灵完全没有理会张药灵师的嘲讽。

  一众大夫们纷纷摇头。

  “这清心丹对沐姑娘的伤势而言并非有坏处,只是好处也并不多,至多也不过是和那些补药一样。”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大夫道。

  叶九灵满意的点了点头。

  “既然无害有益,那么不妨尝试一下,不试试看,又怎知无效呢?”

  “这个……………”那白发大夫迟疑的看向了张药灵师。

  张药灵师将那瓶清心丹拿了回来,随手扔给了叶九灵。“年轻人有些想法是不错,只是那想法若是太偏离实际,便只能算是幻想,这清心丹纵然对沐姑娘的伤势有那么一星半点的作用,却也只不过杯水车薪的事情罢了。”

  “是否是杯水车薪,也得试过才知道。”叶九灵眼底闪过一丝冷笑,不愿再同张药灵师废话,她径自看向了风幕。

  “风导师,诸位大夫的话,你也是听清了,是否尝试,且看你自己选择。”

  风幕有些犹豫,最终他思考再三,还是点了点头。

  “既然清心丹对雪月有那么一丝帮助,哪怕是帮她补一补气血也是好的,不过我丑化所在前面,叶小姐如此固执的认定清心丹可以治好雪月的伤势,我承太子之情,也就由叶小姐做一次尝试,可是若雪月服下清心丹后并无好转,那么还请殿下和叶小姐日后莫要再打扰雪月的治疗。”

  “好。”叶九灵当即应了下来。

  张药灵师却忽的出口,阴阳怪气道:“风导师到是好性子的人,由得这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胡闹。”

  风幕只能尴尬的对着张药灵师笑了笑。

  叶九灵得到风幕的同意,也不在磨叽,将丹药倒入手中,一手装似随意的托起了沐雪月的颈子,一手将丹药喂入了沐雪月的口中,而在旁人根本无法注意的地方,叶九灵藏于指缝间的银针,已经接连刺入沐雪月的后颈处,丹药刚一喂入,她便将银针抽了回来,速度之快,根本不会引起任何人的察觉。

  喂完丹药,叶九灵便退到了一旁,再没有开口的意思,倒是房中以张药灵师为首的一群大夫对她指指点点,似乎都在心中揣测着她的用意。

  风幕已经有些紧张的走到了沐雪月的床边,仔细的观察着沐雪月的面色。

  而公孙浩也有些紧张的频频投去视线。

  张药灵师随意的扫了一眼,发现沐雪月并无半点好转的迹象,依旧气息微弱的躺在床上,他嘴角的冷笑更深了。

  “这世间竟然还有人拿清心丹当宝贝的,真是可笑……”

  然而,就在张药灵师的话还没有说完的当儿,风幕却忽然间到抽了一口冷气!

  躺在床上的沐雪月忽然轻皱了下眉头,搭在床边的那双白玉般的小手也随之动了一下。

  风幕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自沐雪月陷入昏迷之后,她便再没有半点反应,如今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她有苏醒的迹象!

  “雪月动了,雪月刚才动了!”风幕惊喜的抬起头,看向了屋内的其他药灵师。

  那些大夫被他这一嗓子喊的有些发愣,但是他们很快便反应了过来,立刻朝着沐雪月看去。

  躺在床上的沐雪月,面色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逐渐恢复了红润,之前苍白的面色仿佛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她虽然依旧静静的躺在床上,可是她的呼吸依旧变得平稳而有力,气血重新恢复在她的脸上,将她之前的憔悴一扫而空!

  公孙浩注意到了沐雪月的变化,他暗暗向叶九灵看去,却接到了叶九灵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这怎么可能!”张药灵师难以置信的看着逐渐好转的沐雪月,他立刻冲到沐雪月的床边,为沐雪月诊脉,而这一诊脉却让他的脸色瞬间变得一阵青白。

  沐雪月之前还十分混乱的脉搏如今已经恢复了正常,从脉象上看,沐雪月的伤势竟然彻底的痊愈,再找不见半点痕迹,唯有一点失血过度还留存着,只是已无大碍。

  这脉象,怎么看,也不像是之前那个躺在床上只有半口气的人!

  张药灵师仓皇的后退了一步,他呆愣的看着自己诊脉的那只手,似乎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风幕还在等着张药灵师开口,可是见张药灵师呆愣的站在一旁,他只能请其他大夫为沐雪月诊脉,房内的大夫一个接着一个为沐雪月诊脉,而诊脉之后的神情却和张药灵师差不多,都愣住了。

  “雪月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风幕焦急的开口问道。

  张药灵师唇色发白,没有开口的意思。

  倒是一旁的一位大夫眉头紧皱道:“沐姑娘的伤势,从脉象上看,耗时已经痊愈,只是失血过多,才会导致昏迷。”

  “什么?”风幕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雪月只是失血过多?可……可是之前诸位还不是说她受了重伤?”

  那大夫也是一脸的匪夷所思,“这,确实如此,就在方才我们进屋后为沐姑娘诊脉的时候,沐姑娘的脉象还十分的混乱,可是,方才我们再一次为她诊脉的时候,却发现她的内伤好似已经痊愈,我等行医数十载,这等奇怪的脉象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一个半死不活的人,竟然在转瞬之间和常人无异,这说出去,实在让人很难相信。

  风幕愣了好一会儿,才猛然间想起方才叶九灵的举动,他立刻冲到了叶九灵的面前,急切道:“叶小姐,是你的清心丹?”

  叶九灵淡定的点了点头。

  “清心丹只是普通丹药,怎么可能会化解沐姑娘这样重的伤势?”一些摸不清头脑的大夫当即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可是这事说来也奇怪,怎地沐姑娘刚刚服下清心丹,伤势就有所好转了?”

  一群药灵师就此事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可是争论了半天,也得不出任何的结论,毕竟这情况实在是他们闻所未闻的。

  张药灵师暗暗看着叶九灵,又看向了一旁面上逐渐露出笑意的公孙浩,他咬了咬牙,赫然间道:“是否是清心丹的缘故,还上不可知,毕竟我们这么多人在此忙碌许久,已经为沐姑娘喂下了不少丹药和汤药,那些药物已经在沐姑娘的身体里产生了效果,所以不可说沐姑娘的好转是否和叶小姐有关。”

  公孙浩脸上刚刚浮现的笑意,立刻被张药灵师这话给压了下去。

  叶九灵却对此不以为然,完全没有理会张药灵师的意思,她只是同风幕道:“沐姑娘如今还需要修养,想来这等小事,这里的这么多大夫应该应付的过来,在下就先行告辞了。”

  说罢,叶九灵便转身离去。

  风幕本是想留叶九灵再多问一些情况,奈何叶九灵走的干脆,竟然半点机会也没有留给他。

  公孙浩也跟着离去,等到两人出了酒楼的大门,登上太子府的马车之后,公孙浩才将压在心中的情绪爆发出来,“叶小姐,是我有眼不识泰山,竟然不知叶小姐的医术竟然如此卓绝,之前多有怠慢还请,叶小姐不要介怀。”

  “说实话,叶小姐方才那随意的举动,却完全盖过了那满屋子的大夫,他临走时分明看到风幕一脸想要央求叶九灵留下的模样,再看张药灵师那张铁青的脸,当真是痛快。”

  “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叶九灵的目光飘向了车窗外。

  “什么意思?”公孙浩微微一愣。

  叶九灵却没了再开口的兴致。

  马车到达太子府之后,叶九灵便同等在太子府的萧萌萌一同离去,婉拒了公孙浩想要留他们一同用饭的邀请。

  叶九灵同萧萌萌一同回了会仙楼,南宫子峰等人早已经等候多时。

  “如何?”南宫子峰自然的倒了一杯温水,将其递到了叶九灵的面前。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叶九灵接过茶水润了润嗓子。

  “可是看出了什么?”南宫子峰对于叶九灵的医术极为信任,他本身就是叶九灵的病号。

  叶九灵点了点头,却也没有多说的意思。

  “今晚我便和萧天换回来,之后沐雪月那边若是有了什么消息,你们再去告诉我便可。”叶九灵顿了顿,随即对千华道:“你下次再去探查沐雪月的时候,记得看看她耳根后是否有淤青。”

  千华虽然不明白叶九灵的意思,却还是认真的点了点头,毕竟她也的医术也不差。

  当夜,叶九灵便回牢里换回了萧天,而就在她刚刚换回去不久,大牢之中却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叶灵!”少年略显青涩的嗓音在深夜的大牢中显得格外的响亮。

  叶九灵自牢中缓缓抬起头,赫然间看到一身锦衣华服的四皇子公孙离,就站在了大牢外。

  终究,还是来了。

  叶九灵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面上却无半点显露。

  “三殿下何故来此?”叶九灵不动声色的开口,冷清的目光没有半点波澜。

  “叶灵,你在此处当真是受委屈了,我听父皇提到你的事情,知道你被关入大牢,便想方设法前来见你一面,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你绝对不会对一个女子出手那般狠辣,想来也是无心之失。”公孙离站在牢外,忧心忡忡的看着叶九灵,好看的笑眼如今却挂着了浓浓的担忧之意。

  公孙离抿了抿唇片,颇有些哀怨的看着叶九灵。

  “之前,你虽然拒绝了我的邀请,可是我却是当真喜欢你这样的人,纵然你不愿做我的伴读,可是我却极为愿意交你这样的朋友,如今得知你锒铛入狱,我又怎能忍心置之不理?”

  “有劳三殿下挂心了,我觉得很好。”叶九灵依旧不冷不热。

  “你就莫要说这般逞强的话了。”公孙离叹了一口气,将阴暗潮湿的牢房扫了一圈道:“住在这等地方,你怎么可能会好?只是这一次你伤的是在水一方的大小姐,在水一方的势力一直很强,寻常人根本动不得他们分毫,你如今伤了他们的大小姐,在水一方那边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说着公孙离的脸上便露出了一丝紧张。

  叶九灵心中冷笑,面上却没有任何的异常,她只是冷眼看着公孙离脸上那看似真诚的担忧。

  “是非对错,总会有一天分明的。”

  公孙离道:“你说的这般轻松,可是你又是否知道,在水一方的大小姐沐雪月如今还昏睡不醒,父皇已经将帝都所有的名医和药灵师都派了过去,她却依旧没有半点好转的迹象,我偷偷询问过那些药灵师,他们说,他们说沐雪月怕是撑不了多久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叶九灵》,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