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 活着真好


小说:平步仙路  作者:爱者对半

  迷离之间,床上的巨座隐约看见,两道人影扭打在一起,其中一人正是自己之前所见的灵南悲。虽没有直接问过,但稍微一想便知道对方是为灵东愁之死前来报仇。好在天不亡巨座,紧要关头被他人撞破,这才有了如今这一幕。眼见灵南悲在交战之中渐渐落于下风,巨座挣扎着坐起身来,声音虚弱道:“别……别打了,他要杀我就让他来吧!”

  灵南悲愤而转头,怒骂道:“你个伪君子,少在那里假惺惺,姑奶奶要杀你是弹指之间的事,用不着你来多嘴!”

  说话的工夫,对面那人忽然踢出一脚,直接将灵南悲蹬倒在地。后者顺势向前一滚,手中昨刃直搠巨座心口。千钧一发之际,后方那人忽然掷出一物,精准无比地击中了灵南悲的手腕,飞来之物与短刀一起掉在地上。巨座稍一凝神,这才发现击中灵南悲的不是它物,竟是一只粉色的绣花布鞋,原来自己救下自己性命的也是一位女子,且功夫不在五大将之一的灵南悲之下。照理来讲,五大将的战力放眼在整个灵邪族之中都是出类拔萃的,鲜有对手,那门口那名女子又是何方高人呢?

  “有刺客,快来帮忙!”

  忽然间,门口那人高叫一声,巨座心头一震暗道:“果然是个女的。”再次抬头,“救命恩人”已经不见踪影,灵仇彻与灵中执,带着一队武装精兵姗姗来迟,这才将地上的灵南悲控制住。

  “巨座,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灵仇彻语气关切道。

  巨座摇摇头道:“无妨。”

  这时候,地上的灵南悲刚刚被精兵架立起来,此时的他无比愤怒,先是狠狠地瞪了巨座一眼之后,转而对那灵中执叫道:“怎么连你也来坏我好事,难道你和老东之间的情谊是假的?”

  灵中执神态平静道:“正因为有情谊,我才不能做这种傻事,否则灵东愁的一世英名,都要因此毁于一旦。身为五大将的我们,怎能出尔反尔,南悲,你难道不感觉惭愧吗?”

  “灵中执,你这个吃里趴外的东西,就当我从来都不认识你。你们最好别放我出来,否则有机会我还要刺杀这个混帐小子!”

  灵仇彻深吸了一口气,进而对那缚住灵南悲的士卫说道:“将她押到黑邪狱之中,让她好好反省一下。”

  一听到“黑邪狱”三个字,刚刚好气焰嚣张的灵南悲立即颓了士气,声音也变得如从前那般温柔婉转道:“不至于吧!族长,我错了,我不要去黑邪族,我讨厌里面的蛇虫鼠蚁,我保障,最近一段时间我不会在对他下手了。”

  灵仇彻摇头道:“既然你一意孤行,那我也只能不顾旧情了,带她去吧!”

  “别……别……不……”

  灵南悲的哀求声渐渐消失在狭长的走廊之中,巨座抬头看了看灵中执,旋即拱手道:“多谢……”

  虽然不知自己昏迷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从灵中执的脸色来看,通报灵仇彻前来救援的正是他。见灵南悲被带走之后,灵中执无奈地叹了口气,声音低沉道:“别以为我已经原谅你,毕竟老东是死在与你的交战过程之中,你虽不是亲手杀死他,但也是间接凶手。我累了,既然你已被族长大人选为副族长,那今后族内诸类大事就全全交给你了。”

  灵仇彻蓦然回首,不由得惊声道:“中执,你这是什么意思?”

  灵中执单膝跪地,语气恳切道:“不只是我,灵西怨,灵怒北都已蒙生退隐之意,原本我们几个相约要在今早启程离开幽都的,却发现灵南悲迟迟未到,我这才意识到她的意图。既然现在人没事,那我们就此别过。”

  说着,灵中执在地上叩了三个响头,随即站起身来,大步流星地离开了石室。巨座见状连忙提醒道:“灵族长,你快去追他们啊!”

  灵仇彻背对着巨座,只字不语,好大晌之后才终于道:“你好好休息,我还有其它事情,先回去了。”

  巨座知道灵中执等人的事情不能再提,但转念一想,忽然又道:“刚刚在你们未到之际,有一名神秘女子挡住了灵南悲的攻势,这才令我保住了性命,请问这位女侠尊姓大名,改日待我身体好些,定要登门拜谢。”

  灵仇彻愣了一下,而后苦笑道:“原来是她,不必了。”

  “哎,族长……”

  下面的话还没说出口,灵仇彻已经离开了房间,巨座略显失望地弯下腰身,这才隐约感觉到身上伤患的疼痛,进而躺回到自己的床上。

  “既然那女子能够自如出入内宫,说明此人应该就是这里的人,说不定也在灵仇彻的手下当差,只是对方不愿多提及而已。罢了罢了,等把伤养好了,我自己出去寻找,我就不信,以我的能耐还寻不到一个女人,嗯,就么办。”

  时光飞逝,转眼之间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这一天巨座正在殷宫外的草地散步,忽然一名士兵奔到前来,俯首恭敬道:“副族长,族长大人有请。”

  以巨座的修为与能力,那点外伤自然不需要半个月的时间恢复,只是他被勉强授予“副族长”的职位,实在惭愧,想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辞别大家。可灵仇彻似乎能够看透他的心思,每当他鼓起勇气要说的时候,便想出各式各样的理由将他留下,巨座盛情难却,于是一待就是半个来月。直到今天,他已有些忍耐不住,正在思考如何向对方开口,可这时候灵仇彻的口谕又来了。

  不过,这一次的情况显然与之前不同,因为那士兵的脸色明显十分难看,好似发生了什么不好的大事。巨座赶紧跟随回到了宫中,进到正殿,这才看到灵仇彻独自一人坐在金椅之上,单手扶着额头,垂首不语。在他的身前,散落着若干纸片,巨座上前拾起一块,上面赫然写着“灵异族攻打”几字。虽未看清全文,但此时的巨座已经大略猜到了其中的内容。而这时候,座上的灵仇彻终于开口道:“他们来了。”

  巨座点了点头,轻声回道:“嗯。”

  “可五大将却已不在了。”

  巨座顿了一下,接着道:“堂堂一个灵邪族,难道还没有百十号个一等高手吗?别说是灵异族,就算是他们与灵掌异族联手,也不可能攻得下灵邪族的金刚壁垒吧!况且,他们就算有再多的军力,也绝不可能倾巢而出,否则被它人趁机偷袭,岂不是舍本逐末,自寻死命?差最差,灵邪族背后不还有个虺龙族吗?他们好歹曾经也是极恶兽界的王者,只有分出一股兵力,便足以他们两族对付一阵。族长放宽心,他们奈何不了灵邪族的!”

  话音刚落,灵仇彻的手中忽然多出一封书信,随即递到巨座的眼前。后者双手接过,打开信封,将信纸打开一看,眼中登时闪过一丝惊骇之光。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灵仇彻抬起头来,一脸苦笑道:“虺龙族抛弃了我们,转而成为了灵异族的助力。灵掌异族,虺龙族,灵异族三族大军联手,这下,灵邪族要彻底湮灭了。”

  巨座双手一松,将信封信纸一同丢到地上,随即沉声道:“需要我做什么吗?”

  灵邪族停了一下,而后摇摇头道:“不需要,你走吧!趁着他们的大军还未来到,你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见到灵仇彻眼中的坚持之后,巨座怪笑一声,接着背负双手,俨然有副大将之风的样子,张口回道:“从始至终,我对副族长之位都没有兴趣,自打进入幽都之后,我便掉入了你的圈套之中。”

  灵仇彻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当日与五大将之战,也并非我本意,只是他们咄咄相逼,而我又血气方刚,这才应了他们。”

  灵仇彻再次点了点头,嘴边流露出一丝笑容。

  “我不知道其中的隐情,更不想去揣测你的用意,我巨座此行都是意外之举,从一开始,我来极恶兽界都是一个错误,而我一度也以将离开这里作为目的。”

  “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想留下来!”

  灵仇彻深吸了一口气,而后轻声道:“为什么?”

  “不管我想与不想,我已是灵邪族的副族长,既然被扣上了这个头衔,我便要为族人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既然这要付出我的生命。”

  听到这里,灵仇彻的眼中已经有些通红,但作为族长的他,因为常年压抑情感的缘故,并没有流出眼泪,而改掉了一张欣慰的面容,起身来到巨座跟前,轻轻却又沉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字一字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巨座,你就是我们灵邪族的救星!”

  根据情报之中所写,三族大军将在三日之后的清晨抵达幽都,而这便也是灵邪族最后的机会。在灵仇彻的命令之下,全族的所有精锐几乎全部聚集到了幽都之中,一时间,人烟稀少的此地竟然出现了从未有过的热闹景象。大战在即,灵邪族族人依然保持着乐观向上的积极态度,如同游牧民族一样,烹牛宰羊,喝酒吃肉,欢歌笑语,此起彼伏。围坐在篝火跟前的巨座,第一次有了融入灵邪族的感觉。

  “活着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