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猜测


小说:神界修炼日常  作者:山水画中游

  顾绣正准备问彭昌争,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异常,还没来得及开口,薛山忽然盯着徐若光笑了起来,“若光,你那迷心扇还有失效的时候?”

  迷心扇?顾绣朝徐若光手中看去,他已经将折扇收起来了。

  注意到顾绣的神色,姬宇手掌一翻,折扇又出现在他手上,他慢悠悠的摇着,用他那极为好听的嗓音调侃道:“顾道友,方才若光摇着折扇,你有没有发现他特别的风流倜傥、玉树临风?”

  顾绣一怔,笑道:“那是自然,自然比姬道友你要更为潇洒一些。”

  想着事情的徐若光,听到姬宇问顾绣的问题,立刻竖着耳朵听着,听到顾绣的回答,他往背后的椅背一靠,放松下来,他察觉到自己的情绪,竟然微微一愣,他方才竟然紧张了,他何时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而紧张,虽然那个别人在他心中有些不同。

  徐若光很快恢复了原本无所谓的模样,嘴角带着淡淡的笑,一副听闲话的模样,他的这瞬间的神色变化,其他人是没有察觉到,可是本就是因为想要撩拨他而问顾绣话的姬宇,他虽然是看着顾绣的,但是眼角的余光可是一刻也没有放松对徐若光的观察。

  因此,姬宇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发现徐若光神色变化的人,他拐了拐徐若光的胳膊,对他笑的意味深长。

  徐若光没有理他,而是回答方才薛山问他的问题,“迷心扇对修为高的符辛有效,却对只有凝息后期的符叶无效,你们说这可能是哪里出了问题?”

  听到这里,顾绣等人自然明白方才徐若光忽然也拿出折扇来摇,其目的和姬宇的自然不同,只不过似乎失败了。

  涂敏蹙眉道:“那符叶不但自己没有被迷了心智,反而心智清明到可以提醒符辛,这个凝息后期的女修不简单。”

  姬宇继续摇着折扇道:“这个符叶不简单,我早就发现了,我就是想要看看她到底想要做什么,若光,你是怎么决定的?”

  徐若光笑着往椅背上一靠,慢悠悠的道:“她既然想玩,正好无聊,我们就陪她玩玩吧。”

  他这话一出,无论是彭昌争,还是严玉衡和林汶,都吃了一惊,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中,他们一直以为徐若光是个颇为方正的人,虽然有时候嘴角也挂着一抹淡淡的笑,但是那笑被他们理解成了必要的礼节性微笑。

  却没想到,今日却看到了他这样的一面,这种慵懒不羁,比之一直被他们认为吊儿郎当性情古怪的姬宇,展现的更加的自然和熟练。

  显而易见,这本来就是徐若光的另一面,而不是他临时伪装出来的,当然了,他也没有伪装的必要。

  因为徐若光的容貌比姬宇要俊美雅致许多,他即使是这副慵懒不羁的模样,看起来也比姬宇要顺眼许多,甚至比之他淡然浅笑的模样,更加耀目。

  “彭师兄,你方才,还有之前在客栈那一次,你看那符叶的目光都有些奇怪,怎么,你发现她有什么问题吗?”

  顾绣早就知道这人也就是装装那副淡然自若的高人样子,其实骨子里和姬宇没有两样,因此见他露出了真面目,丝毫没有觉的意外,终于找到时机问彭昌争她一直以来的疑惑了。

  彭昌争半晌没有回答,想了好一会儿,才道:“不知是我的感觉出错了,还是符叶出了错,”半晌后,彭昌争终于道:“我总觉得现在见到的这个符叶和我们在凌城西街客栈见到的那个不同了。”

  顾绣立刻道:“这个我也发现了,她的性格似乎有所改变。”

  彭昌争摇头,“不仅仅是因为性格,神色、习惯、走路的方式都不像了。”

  顾绣奇怪的道:“彭师兄,你当时这么认真的观察过符叶?”

  在凌城西街客栈中,她当时可是一边和符叶交易,一边注意着周围的环境,至于符叶什么时候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又是什么习惯,还有走路的方式,她可完全没有注意到,即使注意到了,也未曾放到心上。

  听彭昌争这语气,他似乎仔细观察过一般。

  彭昌争对上顾绣疑惑又古怪的目光,无奈的道:“我对符叶的习惯不了解,可是对三生石给我制造的幻境中的妻子却是极为了解的,毕竟我和她过了一辈子。”

  顾绣挑眉,“彭师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说三生石给你制造的幻境中的妻子,是个陌生女子吗?”

  符叶虽然只和他们见过一面,但是怎么也不算陌生女子吧,况且之前在幽冥府出口的时候,彭昌争还曾说过从出口出去的那名鬼修的背影,极像他在幻境中的妻子。

  现在,顾绣可真怀疑彭昌争在幻境中有几个妻子了?或者他看所有的女子都差不多?

  顾绣想到这一点,正想调侃彭昌争两句,脑中却忽然冒出符叶方才轻笑时,头轻轻歪向一旁,耳朵上的珍珠耳坠微微晃动着,闪着莹白的微光,她心中忽然一跳,一时之间有些心乱如麻起来。

  “幻境中的女子自然不是符叶,那个女子我的确不认识,我的意思是,符叶现在的很多神色、小动作、习惯以及走路的姿态,都和幻境中的女子极为相似。”

  彭昌争说着,想了想道:“比如她们都喜欢轻轻抿着唇看人,走路时显得身体很轻盈,笑的时候头会微微向一侧倾斜,我还注意了,她们带的首饰,指甲上染的蔻丹都相同,这些或许都是巧合,可是我却越看,越觉的越相似。”

  彭昌争说着,看向顾绣,“就像符叶的身体中,装的是幻境中那女子的神魂。”

  彭昌争此话一出,将顾绣心中那个呼之欲出的猜测直接挑明了,顾绣心下震惊之余,更有一个大胆之极,却又不知该如何说出口的猜测。

  他们二人在这边低声讨论着,虽然没有布置隔音结界,其他人若是仔细听,也能听的到,可是二人凑的这般近,又在低低私语,无端的就给人营造一种极为亲密的感觉。

  彭昌争见顾绣神色莫名,并不仅仅是因为听到他的这个猜测而感到震惊,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更重要更不敢确定之事,他正想问问她,忽的,曾经在山洞中察觉到的那股慑人的寒意再次袭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