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七门


小说:木叶墨痕  作者:墨渊九砚

  轰!

  恐怖一击!

  无梨甚八直接被砸飞,身上到处都是烧焦的痕迹。ミ菠※萝※小ミ说

  “可恶,这个家伙是怎么回事?”

  无梨甚八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形,被朝孔雀击中的地方传来阵阵剧痛。

  一瞬间便受伤不轻。

  其他人同样是震惊不已。

  原本只是一个小小的下忍,怎么突然爆发着这么可怕的战力?

  刚刚还轻松不已的其余六人立刻露出了警惕的神色。

  这个家伙,不简单啊。

  仅仅一招,便将无梨甚八打伤。

  这份实力,绝不会低于上忍。

  看着无梨甚八稳住身形,戴心中暗道:“果然,仅仅六门根本无法撼动忍刀七人众。我的实力还是太弱小了。不然的话,刚刚那一招,便能够击杀一人。”

  八门遁甲,开门的难度不一,所能发挥出来的力量也不一样。

  决定这些的因素,便是使用者自身的实力。

  迈特戴修行了几十年的八门遁甲,但也只能做到勉强开门。

  想要完全发挥出八门遁甲的威力,还有所不足。

  此时,开启六门的迈特戴只觉得全身疼痛难忍。

  “看不出来,这还是个体术高手。甚八,再大意下去,可是要死在这里哦。”枇杷十藏大笑道。

  “可恶!十藏你给我闭嘴!就这个搞笑的家伙,我只要认真起来,很快就可以宰了他!”

  “是吗?看看你都伤成什么样子了。”枇杷十藏嘲讽道。

  “混蛋!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宰了这个家伙!”

  无梨甚八握紧了爆刀飞沫,看向迈特戴的目光中满是杀气。

  其余的六人并没有插手,而是看着无梨甚八。

  戴爆发了六门,实力飙升,但并没有让其余六人重视。

  因为那也就是一个上忍的水平。

  他们都是接近精英上忍的忍者,对付这样的忍者还要一拥而上的话,实在是太丢脸了。

  凯见戴大发神威,惊讶地连嘴巴都合不拢。

  前不久,戴将八门遁甲教给了凯,但是他没有想到,八门遁甲的威力竟然有这么夸张。

  这还是第六门,那第七门?第八门呢?

  震惊之下,凯三人都没有动。

  看着要发动进攻的无梨甚八,戴没有犹豫,体内的气流不断涌动。

  “第七门,惊门开!”

  原本的绿色光芒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蓝色蒸汽!

  蓝色蒸汽不断升腾,看上去恐怖异常。

  气息比起之前更是强大了数倍不止。

  无梨甚八见状,硬生生地停住了进攻的步伐,眼中露出惊恐之色。

  “这这这……”

  一时间,无梨甚八连话都震惊地说不清楚了。

  原本站在一旁看戏的其余六人也坐不住了。

  这种气息……影级!

  怎么可能!

  区区一个下忍,居然可以爆发出这么可怕的力量?

  这到底是什么禁术?

  那强大的气压,让在场之人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凯看着戴那弱小的身影,此刻却觉得无比高大。

  “这就是父亲真正的实力吗?简直强的可怕……”

  原本对父亲的轻视和不解通通消失不见。

  这股力量,比他见过的任何人都要强大。

  只见戴摆出正拳的姿态,双手结成一个奇怪的手印,四周的空气变得热烈起来。

  “昼虎!”

  一声厉喝,戴挥拳而出!

  强大的空气波从戴的拳风之中散出!

  宛如巨大的空气炮!

  空气破形成一只白虎,朝着忍刀七人众狂奔而出!

  “不!”

  无梨甚八惊骇地吼叫,昼虎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他距离戴最近,硬生生地接了这一招。

  砰!

  没有丝毫意外,无梨甚八直接被轰杀至渣!

  昼虎余势不减,朝着剩余的六人冲去。

  此时,这六人也已经反应了过来。

  心中虽然惊骇,但还是做出了防御。

  六把大刀抬起,妄图挡下这一波可怕的攻势。

  轰!

  昼虎冲向了最近的双刀鲆鲽的持有者,僵持了一秒之后,双刀鲆鲽直接被砸飞。

  在那惊骇的双目中,昼虎轰在了他的身上,随后再次冲向了下一个。

  通草野饵人见状,厉喝一声。

  “开什么玩笑!给我破!”

  钝刀兜割上蓝光大盛,通草野饵人的查克拉全部输入,朝着那变小的昼虎狠狠砸去!

  咚!

  昼虎破碎!

  通草野饵人后退数步,双手渗出了鲜血,兜割更是颤动不已。

  重伤!

  击杀了两人之后,昼虎的威力还是让通草野饵人的双手重伤,实力大减。

  剩余的四人惊恐地看着那一身蓝色蒸汽的戴。

  这根本就是恶魔!

  一招之下,竟击杀了两名忍刀七人众,还重伤了一名。

  这根本不是一个次元的战斗。

  “这家伙到底是谁?”

  枇杷十藏咽了口口水,原本满不在乎的态度早已消失不见。

  脑子里不断回想木叶忍者的情报,却没有一条可以跟眼前这人对上号。

  这哪里是一个下忍。

  比起三忍之一的自来也还要可怕。

  “不要慌,看他的样子,已经到了极限。”

  西瓜山河豚鬼此时是最为冷静的一人。

  看着那虚弱的戴,他知道,刚刚的那一招,已经消耗了戴全部的力量。

  绝对没有可能再打出第二击。

  枇杷十藏闻言看去,果然,那戴已经气喘吁吁,气势远不如刚刚那般。

  “可恶的家伙,一定要杀了他!”枇杷十藏冷声道。

  “父亲!你没事吧!”

  凯看着戴虚弱的模样,想要上前扶住他,却见戴摆了摆手。

  “我没事。”

  戴喘着粗气,看着那尚有战斗力的剩余五人,心中暗道:“没有办法了。七门剩下的力量根本无法再打出一击昼虎,只能开启第八门了。”

  想到这里,戴回头看了一眼凯,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洁白的牙齿闪烁着白光。

  “凯,接下来的日子,就靠你自己了。记住,青春是不允许颓废的。这是爸爸能够最后留给你的招式。八门遁甲之阵!”

  “不要啊!”

  凯惊慌不已,连忙上前想要阻止戴。

  但刚刚的战斗余波已经将他退出十余米之外,根本来不及。

  戴回过头,看着那剩余的五人,体内的气息再度攀升,第八门即将冲破。

  忍刀五人众再次大惊。

  “他还有别的招式!”

  就在这时,一只墨鹰长鸣于空。

  一道墨影从天而降,落在了戴的身旁。

  “墨遁封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