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0章 二帅反对


小说:剑语含香  作者:襄城子雨

  太子将秦怀玉、薛丁山邀请至太子府,这回,他最殷勤,立刻让侍女摆上酒宴,招呼两人坐下后,就亲自给他们斟酒。狂沙文学网

  搞得两人都不适应,他们自不是第一次来太子府了,每次都只是随便聊一会儿,最多得一杯茶喝,太子就将他们打发了;现在他来这一,秦怀玉、薛丁山还真感觉受宠若惊,不知道他要干嘛,晓得肯定有大事儿了。

  两人对望一眼,薛丁山先说话了:“太子爷,今天怎么这么客气啊?往我们要讨一杯茶喝,都不容易的;嘿嘿,没想到今天居然有酒喝有吃了,太子爷究竟有什么吩咐啊?”

  “啊,两位元帅,往弘照顾不周,哈哈,照顾不周,请两位元帅见谅;我也是最近才跟太平妹妹学的,没想到太平妹妹的心思就是细腻,唉,感觉以前我真是白活了,竟连这样简单的礼仪都不懂,幸好,在这个妹妹教我,哈哈!”太子高兴地说。

  该如何开口呢?这么重大的事?总得有个由头,可从哪里开始呢?他开始琢磨了!

  秦怀玉瞧了他一眼,不觉暗想:太平公主的气质你能学得了吗?她那是从骨子流露出来的、大方,那像你这样刻意做作?只怕,是别有所图吧?

  薛丁山可不愿打哑谜,皱了皱眉,就道:“太子爷,咱们之间用不着这么客吧?哈哈,太子爷肯定有事,不如,太子爷说出来,咱们听听,如何?”

  太子的脑袋在飞速运转了,似乎如何陈词正困挠着他!终于,他下决心了:“两位元帅,小寒王子去泰山了,你们知道吧?”

  “知道啊,全长安城只怕没人不知道了;哈哈,听说了,小寒王子这回是去泰山和剑宫的人比剑,对象竟是小寒王子的新媳妇儿林雪芸;嘿嘿,只怕已用不着比了,他们还要去剑宫,听说还要看什么《剑典》,小寒王子还要当剑神呢!只怕要三个月后才会回来!”奏怀玉高兴地说。

  说到小寒,他就开心,这回,竟是去封神,他自是替他开心:现在,只怕全长安没有人不兴奋了,多难得啊,武林中已百年没有剑神了,哈哈,这回,小寒居然有资格当上了剑神,这是多么大的荣誉?大唐有福啊,终于有了这根顶梁柱了,自己的责任也已轻松了许多!

  薛丁山更开心,笑道:“只怕剑宫也没想到,小寒王子居然是和自己的老婆打架,哈哈,这一战肯定精彩,只可惜咱们瞧不到,说真的,我都巴不得去泰山观战了,可人家剑宫不准,唉,可惜,可惜!”

  他也是个武痴,也喜欢和高手过招,可自打见了小寒的剑术后,就佩服了,早就自觉臣服了,他常常感觉遗憾:也许,小寒当太子最好,可惜,他不喜欢!

  “所以,两位元帅,我觉得这是个机会,咱们是不是可以合计合计,能不能出奇不意?将武媚娘除了,让我父皇真正掌握皇权!”太子终于坚决地说了出来。

  他的语音之低,几乎贴在地上一般,仅他们三人能听见;可一钻入秦怀玉、薛西山耳中,不啻是晴天霹雳!

  他们早知道他会有动作,没想道,他竟有这种巨大的手笔,可,自己该怎么办?

  两人不觉对视一眼,又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一时间,竟无语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太子见了,不免有些着急,赶紧又说:“两位元帅,机会难得,这是我们最好的时机了;小寒王子不在,他那个武功最好的夫人也去了,目前太平府只有剑圣算是高手了,如果我们出手,肯定一击就中,如何?”

  秦怀玉想了想,才说:“太子爷,你太天真了,且不说这事儿对不对,就我和丁山,我们都不是武林高手啊,人家剑圣前辈只要一伸手,我们就完蛋了,还怎么打啊?”

  “是啊,太子,这事儿想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们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再说,皇上皇后娘娘都在太平府,在太平府里动手,只怕谁的面儿上都不好看;你就不怕皇上和太平公主怪罪你吗?”薛丁山也说。

  他们并不蠢,晓得这太子肯定要放手一搏了,明知不可为,却也只得劝他一劝。

  太子弘听了,嘿嘿一笑,才说:“这个两位请元帅放心,剑圣嘛,咱们自有高人对付他;实话告诉两位元帅,我已招募两百余名江湖高手,个个武功一流,嘿嘿,他们一出手,咱们肯定大获成功;只要杀死了武媚娘,我就登基,父皇做太上皇,这样,咱们李家的天下就保住了,如何?”

  太子的脸上,一脸烈,双眼放光,整个人如浴风般爽快,似乎看见了无限光辉的前程;他已觉得万无一失,只要两位元帅点头同意,形势就在自己手中了。

  “啊!”闻言,秦怀玉、薛丁山不由得惊呼:没想到他竟已布置好了,看来,就等他们点头,就马上出手,似乎,他们的表态也只是形式而已;当然,有军队的支持,他行事更方便,至少,底气更足一点!

  “太子爷,你确定要这么干了?”秦怀玉平静地问。

  太子又是嘿嘿一笑,道:“秦元帅,我这也是bī)不得已的!你知道吗?他们就要废我这个太子了,我的下场,只怕比承乾太子还要惨,说不定,就是建成太子的结局了,你说,我能不绝地反击吗?这是被他们bī)出来的!哼,天天都在敲打我,还拿我跟小寒、太平比,他们算什么?我才是太子,我才是大唐的太子!”

  显然,心上已将高宗李治、小寒王子、太平公主都恨上了,也许,这才是他的心声?

  “太子爷,你这样做无疑是犯上作乱,难道,真的非要走这一步吗?唉!”薛丁山不由得叹气了。

  他不觉想起了小寒的话:他们究竟该忠于谁?是眼前的这个太子?还是高宗李治?皇后武媚娘?还是,天下苍生?

  秦怀玉也说:“是啊,太子,这样做就再无转寰的余地了,等于孤注一掷了!太子爷,有必要玩一这手吗?”

  他不觉想起了玄武门之变:为了皇权,太宗李世民竟将自己的亲哥哥、亲弟弟都宰了!这回,这个太子想干什么?是不是要将他的父亲高宗李治也杀了?甚至,包括太平公主,还有那几个皇子?

  那么,自己该怎么办?一定要配合他吗?难道,就没有别的选择了?

  要是小寒在就好了,那么,自己肯定听他的!

  太子弘没想到这两人竟不配合他的行动,脸上不觉不高兴了,却,赶紧又收起来,笑道:“两位元帅,我已没有退路了,不拼不行啊!这和玄武门之变前,太宗皇帝的处境完全如出一辙,如果我不奋力反抗,结局将会很悲惨;再者,我只有豁出去了,只有拼死闯出一条血路来,我真诚地希望两位元帅能助我一臂之力!我感谢你们!”说完,太子竟跟他们跪下了。

  两人不觉赶紧将他扶起来,想了一会儿,秦怀玉才说:“太子,你目前选择的绝对是下下之策,我们想帮也无能为力,朝中的军队不是我们能够随便调动的;军是武三思大人在掌管,虽然秦云是副统领,可他也无法调动军的;而最近军又增添裴玄为副统领,直接听命于皇上皇后娘娘,我们就更难调动军队了;至于御林军,没有皇上皇后娘娘的命令,我们也是无法调动的,唉;太子,算了吧,还是尽量讨皇上皇后娘娘的欢心为上啊!”

  “是啊,太子,与其作无意义的放手一搏,不如讨皇上皇后娘娘的欢心为妙,何必非要走这步看似简单,其实毫无胜算的棋呢?”薛丁山也说。

  太子想了想,才下决心地说:“两位元帅,我知道你们不赞成我的计划,可我已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我们早就计划好了,准备今晚就动手,请两位元帅答应我,保持中立如何?这你们总能做到吧!”

  “啊!”两人不觉又吓呆了:原来,他早就准备破釜沉舟了,他们只是配衬而已,人家早就将所有的细节都准备好了,只是在探听他们的虚实、态度而已。

  薛丁山正想说话时,秦怀玉已赶紧阻拦他了,笑道:“谢谢太子爷体谅我们,好吧,我们答应太子爷;咱们谨遵太子爷的旨意就是了!”

  “好,哈哈,东方先生,请进来吧,两位元帅已基本答应了我们的要求了!”太子弘这才一脸喜色。

  他要的就是他们的这个态度,只要军队不动,那,他就赢定了:哼,两百多江湖豪侠,还对付不了太平府的那些人?现在,就看这场杀戮的程度与结果了!

  这时,东方亮才进来,马上,太子弘就打了眼色,他立刻掏出两张凭证:“这是太子爷的意思,请两位元帅笑纳!”

  秦怀玉、薛丁山一瞧:竟是两张一万两黄金的凭证!

  薛丁山一见,正要发作,秦怀玉赶紧拦住他,笑道:“薛兄弟,既是太子爷的赏赐,咱们唯有谨遵他的旨意了,秦怀玉谢太子爷赏赐!”

  说完,赶紧接了银票,又打了眼色,怕薛丁山犯浑,他知道:如果不接这黄金,只怕他们想走出这太子府都难了;人家已准备得很充分了,这个东方亮的剑术,他们见过,只有小寒能对付!

  再饮一会儿酒,秦怀玉就拉着薛丁山告辞了,太子弘赶紧叮嘱他们:“两位元帅,请记住你们的承诺;今夜就不要睡大觉了,要保证军队不动,好吗?”

  “是!太子爷放心,军队肯定乱不了的,我们保证他们不动!”秦怀玉赶紧打包票。

  “好!谢谢二位元帅!”太子这才露出来满意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