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章 障眼法


小说:茅山妖王  作者:念响

  众人不解,却又不敢问。

  郝继友欲哭无泪,说道:“魁董啊,人命关天的事,你就别笑了,快想想办法吧!”

  阎少魁这才止住笑,看了看大家,问道:“各位有什么看法?”

  众人对视一眼,各自摇头,不敢开口。

  阎少魁又看着梅影姿,问道:“这个客户是梅经理接待的,梅经理有什么看法?”

  梅影姿想了想,说道:

  “郝董说得对,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我们恐怕不能擅自处理。我看,还是报警吧,让官家来调查这件事。然后,我们再找个道士或者什么高人,暗中调查调查,搞清楚事情的真相。”

  大家都觉得梅影姿说的有道理,纷纷点头附议。

  “哈哈哈,大家都被骗了!”

  阎少魁摇头大笑,指着床上的干尸,问道:“梅经理,你确认床上这干尸,就是那个小鲜肉陈齐正?”

  众人一呆。

  梅影姿也似有所悟,皱眉道:“难道不是?”

  阎少魁转过身,对刘芸婷和林乔说道:“查一查这个小鲜肉最近的动态,看他最近有什么新闻。”

  “是!”

  林乔和刘芸婷急忙点头,各自打开笔记本电脑,搜索陈齐正的相关新闻。

  客房部的几个经理也没闲着,同时展开网上搜索。

  “魁董,查到了。昨天晚上的新闻……《芳》剧女主角苗胭脂二度出轨,劈腿小鲜肉陈齐正,被狗仔队抓拍……”

  “还有这个……小鲜肉陈齐正傍上某大牌女星,在马尔代夫海滩共舞,郎情妾意……”

  “还有这个,女星苗胭脂被爆出轨小鲜肉陈齐正,老公深夜发文辟谣,称老婆当时在做头发……”

  “还有……小鲜肉陈齐正在马尔代夫休假,被狗仔队堵在下榻的酒店进行采访,陈齐正表示无可奉告,并怒斥媒体无下限。”

  搜出来的新闻很多,全是八卦绯闻。

  郝继友听明白了,皱眉道:“陈齐正还在马尔代夫,这么说……这具干尸,根本就不是他了?而且,昨晚入住酒店的,也不是陈齐正?”

  “如果不是陈齐正,这件事,还好办一点。”

  梅影姿似乎也轻松了许多,说道:“魁董郝董稍等,我打电话给娱乐圈的朋友,确认一下。”

  阎少魁点头。

  梅影姿拨通电话,低声地与对方交流。

  两分钟之后,梅影姿挂了电话,松了一口气,笑道:

  “魁董,郝董,已经确认了,陈齐正三天前就去了马尔代夫,目前还在那里。可以确定,昨天入住我们酒店的,不是陈齐正;床上这具干尸,也不是陈齐正。这件事,我事先没有调查清楚,是我的失职。”

  众人更加觉得诡异,纷纷议论:

  “客户入住时,身份证显示,就是陈齐正,长得也一模一样,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陈齐正有分身术,一个在马尔代夫度假,另一个在这里……暴毙?”

  面对众人的议论,梅影姿说道:“这里面的原因,我就不知道了。昨天下午接待这个客人的时候,的的确确,他就是陈齐正。”

  “大家都不要瞎猜了,看魁董怎么说!”

  郝继友一挥手,看着阎少魁,问道:“魁董,你是怎么看出来,知道这个干尸,不是陈齐正的?”

  众人目光一起看着阎少魁。

  阎少魁点点头,笑道:“我当然知道他不是陈齐正了,因为,这根本就不是干尸,而是一段木头!”

  “木头?”

  众人更是不解。

  郝继友喜出望外,凑上前问道:“魁董的意思,这是假的干尸,是用木头做出来的?”

  阎少魁点点头,看着众人说道:“这段木头,被人施了障眼法,变成了你们眼前的干尸。等我破了这障眼法,让它现出真相,给大家看看!”

  众人面面相觑,似信非信。

  阎少魁让大家走开几步,自己画了一道血符,贴在干尸的额头上,然后掐指念咒。

  “元气之本,金火天丁。收入丹元,与道合真。内圆万象,外伏群灵。邪魔鬼魅,畏伏奔惊。金光火云,常罩汝身。一念所致,神即化形。茅山化形咒,急急如律令!”

  咒语声中,四周光线如水流一般用来,聚集在干尸的身上,形成了一层薄薄的光罩!

  “哦哦,原来魁董还懂得法术!”众人各自惊骇,心中惊叹不已。

  “茅山化形咒,急急如律令,破!”

  阎少魁忽然一转身,凌空发掌,劈向干尸上面的光罩。

  啵地一声轻响,光罩碎裂,光影震荡变幻,床上的干尸,果然变成了一段木头!

  木头大约四尺长左右,枕头粗细,上面黑乎乎的。

  “我擦!”

  四周的围观者,同时一声惊呼!

  若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敢相信这一幕。

  “嘿嘿!”

  阎少魁走上前,将那段木头掀起来,左看右看,笑道:“区区雕虫小技,也来我们这里显摆!”

  梅影姿面带不解之色,问道:“原来魁董会法术,世外高人啊。可是今天的事,都是怎么回事,还有这个木头……魁董给大家仔细说说吧,也好消除大家的恐慌。”

  郝继友也反应过来,急忙点头:“对对对,魁董就给大家说说吧!”

  阎少魁点点头,放下木头,说道:

  “很简单,这件事,是因为有妖人在针对我们滨江大酒店。他用妖法,将木头变成干尸,制造混乱和恐慌。不过这个妖人失算了,遇上了我。实不相瞒,我是茅山弟子。捉鬼降妖,是我的本业。做滨江大酒店的老总,只是兴趣爱好罢了……”

  “原来魁董是茅山弟子,怪不得这么厉害!”众人惊叹。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大家也看到了真相,所以不必害怕。以后再有什么鬼鬼怪怪的事,我自然会处理!”

  阎少魁从床上搬起那段木头,塞进郝继友的怀里,说道:“郝董抱着这段木头,我们带回去,好好研究一下,找出幕后的操控者。”

  “好好好。”郝继友急忙将木头抱住。

  阎少魁挥挥手,走出客房,带着徐小南和郝继友等人,进了电梯。

  客房部的经理员工们,也都松了一口气,各自安排善后工作。

  乘电梯下楼,阎少魁和郝继友徐小南返回郝家别墅。

  别墅门前,阎少魁下车,打发任颖颖回公司,又对郝继友说道:“抱着那木头,我们去后院研究。”

  郝继友不敢怠慢,亲自抱着木头,跟阎少魁一起走向后院。。

  “卧槽!”

  然而,刚刚穿过别墅堂屋,进入后院的时候,郝继友却猛地一声大叫,将手里的木头丢在地上,魂不附体地说道:“贤侄快看,他他他……他又变成干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