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任务三的奖励


小说:我开始摇滚了  作者:亿书堂

  张逊的归队,对于整个Friday来说,绝对值得好好庆祝。

  在经历那么多事之后,原班人马的重组,以及大家心态的转变,使得整个Friday不仅仅是重生,更像是脱茧破壳,完成了蜕变。

  大家并不着急庆祝,而是很快找好状态开始了今天的排练。

  刘敬信之前在那所大学已经完成了新歌的初步创作,后来一直忙着跟张逊去“骚扰”高学皓,便没顾得上对这首歌继续完善。现在高学皓那边已经尘埃落定,张逊也已经正式归队,那么接下来是时候和大家一同研究研究该怎么完成这首新歌的编曲了。

  可是,他们大多数人平时最多的是练技术和排练一些知名摇滚乐曲,远没达到“读书破万卷”,怎么可能做到“下笔如有神”?

  虽然这首新歌与《一定到永远》是完全不同的风格,可鼓的加花、键盘的点缀、吉他的节奏技巧以及歌曲的结构,都无法逃出《一定到永远》的影子。

  这才只是重组后Friday的第二首原创,竟然就让大家进入到了创作瓶颈,后面如果再做原创,可该怎么办?

  众人进行了很多种尝试,效果始终无法让刘敬信感到满意,所以只能暂时搁置。

  在讨论和排练时,时间过得飞快,今天的排练终于进行到了尾声。

  收好设备,简单的将排练房整理一番之后,众人离开排练房,打车来到他们常去的那家烧烤店,正式庆祝张逊的回归以及Fridau的正式重组。

  因为高兴,所以他们这一晚都喝了不少酒,喝了吐,吐了再喝。而刚在排练时宣布过要戒烟的刘敬信醉得破了戒,坐在桌旁又把小烟叼了起来。

  人在喝多的时候,会变得很无畏,也会忘记很多坚持。

  戒烟什么的,都去死吧!

  不知到了凌晨几点,已经醉得不行的五人离开了烧烤店,摇摇晃晃的走在空荡荡的京都街头。

  “当我走在这里的每一条街道,我的心似乎从来都不能平静!”平时不善言辞的大杨忽然大声唱起了汪峰的《北京北京》,旁边马路上疾驰而过的汽车,也没能用撕碎空气发出的尖啸声盖住大杨的嘶吼。

  包亦抬起胳膊搭在大杨的肩膀上,接着大声唱道:“除了发动机的轰鸣和电气之音,我似乎听到了它烛骨般的心跳!”

  其余三人也跟上去彼此搭着肩膀,并排摇晃着往前走,在摇晃的路灯下,在打着转的弦月下,在被一条条车灯光撕碎的马路旁,他们一起大声唱着:“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儿死去;我在这里祈祷,我在这里迷惘;我在这里寻找,在这里失去……”

  都说逐梦的人很孤独,但他们拥有着共同的梦,他们在逐梦的路上必然会相互搀扶、互相舔伤,所以他们不孤单,也不惧怕孤独!

  “……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离去,我希望人们把我埋在这里;在这儿我能感觉到我的存在,在这儿有太多让我眷恋的东西……”

  迷迷糊糊回到住所,刘敬信依然哼着《北京北京》的旋律,然后冲进厕所又“哇”的一声吐了个一塌糊涂。

  冲掉满马桶的秽物,刘敬信来到水池旁打开水龙头,用冰凉的清水搓了两把脸。他抬起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忽然笑了。他摇晃着抬手指向镜子中的自己,傻笑着道:“我认识你,你叫刘敬信。这么多年,你真的是一点没变啊!”

  说完,他扯下旁边挂着的毛巾擦了擦脸,转身正要走出卫生间,忽然又停了下来,他扭头再次看向镜子中的自己大笑着道:“不不不,你变了,好像更帅了!”

  迷迷糊糊中,刘敬信隐约听到好像有一个声音在耳畔响起,说着什么“奖励即将发放”的鬼话。他懒得理会,摇摇晃晃回到床边蹬掉鞋子,抱着被子很快便响起了力量感十足的呼噜声。

  被刘敬信随手丢在沙发上的手机,这时忽然屏幕亮起,并自动完成了解锁,进入到了一个蓝屏界面,并开始下载一个未知应用。

  这个应用很大,下载的速度很慢。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应用下载进度停在了最后一格。这时忽然弹出提示,说是系统空间不足,需要卸载软件释放空间,问是否同意。

  十几秒的倒计时后,系统默认“同意”,然后手机开始自主进行扫描和软件卸载……

  刘敬信醒来的时候,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他觉得胃里不是很舒服,嗓子又渴得如冒烟一样,于是起来烧了壶水。在等待水开的时候,他习惯性的找到烟盒抽出来了一根烟,紧接着他想起自己要戒烟的决定,于是他又将那支烟塞进了烟盒,并将那烟盒揉搓成了一团,面无表情的将之丢进了垃圾桶。

  对了,现在几点了?

  刘敬信在屋里找了一圈,终于在沙发上找到了自己的手机,他随手用指纹解锁屏幕,低头看到此时才早上五点多。他正要把手机放下,忽然发现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猛的酒醒三分,忙瞪大眼睛再次看向手机屏幕,并一次次用手指左右滑动屏幕。

  他的手机上,此时除了很少几个系统自带的App之外,几乎所有他常用的App都不见了,而在主页面上,在时间和日期下,此时只有一个App图标。

  那图标是一把简陋的像素电吉他,App的名字叫“Test(测试)”。

  刘敬信严重怀疑自己是昨晚喝多了酒拿错了手机,但那已经发黄的透明手机壳,以及手机壳背面夹着的拨片,却在一遍遍提醒着他这就是他的手机。

  该不会又是系统搞的鬼吧?

  刘敬信猛然间想到,自己昨晚完成了任务三,他只要回到住所,系统必然会对他发放奖励。

  难道这个App就是任务三给的奖励?可这破系统给奖励就给奖励呗,删其他App干嘛?

  刘敬信赶忙查看系统的任务面板,果然发现上面的内容已经发生了变化:

  【等级:1级

  摇滚达人:认可度(1001/10000)

  任务四:未解锁。

  解锁条件:

  任务三(已完成);

  任务奖励(已领取);

  认可度(1001/1500)。】

  实锤了!这个App就是系统奖励!

  刘敬信带着满心的疑惑,用手指轻轻点击那个App,将应用打开。

  没有闪屏广告,没有登陆界面,应用在被点开之后,出现在屏幕上的界面一共分为三个部分。最上面有一个搜索栏,左边是一竖行标题栏,由上到下列出了摇滚乐的分类名称,不仅有常见的重金属、朋克,连极具争议的饶舌金属、交响金属这些分类都有。

  刘敬信点开一个分类,右边便出现了对应风格的代表摇滚乐队和摇滚歌手的名字,再点开一个摇滚乐队的名字,便出现了这支摇滚乐队的多首经典歌曲。他随手找一首歌点开,应用界面终于发生了变化,屏幕上竟然显示出了完整的乐谱以及各乐器的音色参数。

  不仅如此,界面上还提供了乐谱一键打印、测验评分等选项。

  这么……牛×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