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群起攻之


小说:末日余孤  作者:长安野望

  “吆!各位朋友都到了啊!”一声爽朗的声音想起,众人齐齐朝着门口看去,一位30多岁的男人,穿着挺括见简介的灰色制服,从门口大跨步走了进来。

  他先是快速环视了一下每一个人,然后快速走到了莫铭的身边,伸出手和莫铭热情握手,说道:“啊呀,这位朋友,真对不起啊。我来晚了。”

  没等莫铭开口,那人又说:“最近啊,我们太忙了。黄帝城每年一度的古神祭祀活动就要开始了,我们部们人手不够,简直把人忙的晕头转向啊。”

  这个人一直自顾自说,完全没有给莫铭和其他人说话的余笛。

  不过,从这人的口气中,莫铭听到了一股熟悉的感觉。他内心窃笑:这位朋友官腔这么重,一定是政治工会的人。

  果然,见莫铭一脸疑惑,他突然拍了拍莫铭的肩膀,说:“你看我,光顾着说话,都还没有自我介绍呢。”

  “我叫颂歌,政治工会的秘书。”他说完,顿了顿又加了一句:“黄帝城子民的服务者。”

  莫铭瞥了一眼其他几个人,除了江野还在死磕书本,宫唯和杰克都把白眼翻到了天上去,看样子打击的都不喜欢这个官腔十足,虚伪的政治工会秘书。

  颂歌有唠叨了几句官话,表示对莫铭的热烈欢迎,期待着他加入政治工会,表达了自己愿意和莫铭一起共同建设国家的美好愿景。

  莫铭只能干笑着点头应承,并表示感谢。

  颂歌说完,才找个一个比较靠近长条形会议桌顶端的位置,掏出了手帕,反复擦拭了长凳和桌面之后才端坐下来。

  没过多久,门口又传来一个女孩温柔的声音:“对不起,我来晚了。”

  莫铭和其他人一同往门口望去,只见一个白衣女孩坐在铜质的轮椅上,背后站着一个高大的老人。

  因为背光,看不到他们的脸。

  老人推动铜质轮椅,缓缓走了进来。

  制造工会的宫唯连忙站了起来,朝进来的两位鞠了一躬,客气的说:“见到您太好了,大学者。”

  莫铭刚刚以为宫唯是在给那位高大的老人鞠躬致敬,不料,轮椅上的女孩儿开口说道:“不必客气,宫唯哥哥。”

  这时,莫铭才看到,这女孩不过才15、6岁的样子,长长的黑发、齐刘海,又圆又大的眼睛,鼻子小巧上翘,看起来非常无辜可爱的样子。

  难不成……她就是欧阳蜜雅说的那个大博物学者?夏美?

  尽管欧阳蜜雅事先给他打了招呼,但见到真人,莫铭还是在心里感叹了一句:这……年纪也太小了吧。

  这时,夏美转头看向莫铭,对他绽放出一个纯洁无暇是微笑,轻柔说道:莫铭哥哥,你一路辛苦了!

  就是这简单的一句,从夏美嘴里说出来,不矫情、不虚伪、不客套,怎么听都是那么的真诚、就像她的笑容那么温暖,让莫铭从心底觉得安心又舒服。

  他赶紧慌忙回应:“啊,谢谢。我不辛苦……”

  夏美轻笑了一下,抬出左手,平举手掌,客气的介绍身后的大个子老头,她说:“莫铭哥哥,给您介绍一下,这是黄帝城内修工会的大气师,黄晚归老先生。”

  莫铭原本以为她身后的人是仆人或家人,负责照顾腿脚不方便的夏美,结果他一听是内修工会的人,赶紧朝那人看去。

  一眼看去,顿时吃了一惊,这位据说是黄帝城内修工会的大气师,竟然是他来的时候,在大树下遇到的那个在地上写写画画的落魄老人。

  此时他已经修整的仪容,把长长的头发在脑后困了起来,并挽成松散的发髻。原本一身肮脏不堪的衣服此时已经换成了雪白的棉麻长衫,修长的身高搭配垂坠质感的长衫,整个人看起来道骨仙风,飘逸出尘。

  莫铭身体微微前倾,给这位内修工会的大气师致敬,嘴里说道:“我叫莫铭。”

  “莫铭?”黄晚归摸摸胡须,脸上露出了笑容:“你的名字来源于成语‘莫名其妙’吗?”

  莫铭大为窘迫,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是什么含义,毕竟,这个名字是自己的父亲取的,而他又在莫铭很小的时候就离奇失踪了。

  后来自己也问过母亲,但那时候但母亲沉迷于烟酒中,对于这种问题,她只会摆摆手,不耐烦但说道:“谁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大概是觉得你就是个莫名其妙的累赘吧……”

  这种刺痛莫铭内心的话语,只需一次,就会让幼小的孩子,对自己的名字再也提不起任何的兴趣和好感。

  多年以来,已经很少有人问过他名字的出处了。今天突然被黄晚归这个老爷子一提,很多不好的回忆就像压不住的肥皂泡,纷纷争先恐后的往外冒。

  黄晚归见他没有回答,就自顾说道:“挺好的名字。莫名其妙,人生在世,面对洪荒宇宙,谁不是莫名其妙呢?”

  这时,政治工会的颂歌站了起来,一脸不悦的说道:“你们博学工会和内修工会的人总是那么无组织无纪律,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既然都到齐了,就不要在那里闲聊了,赶紧坐好,准备开始吧。”

  众人一听,心里都很不舒服,黄晚归虽说不是内修派的大当家,但能够修炼到大气师,足以证明其实力强劲,资格很老。

  而夏美是正儿八经但博学派一把手,黄帝城的大博学家,其实你一个政治工会的小小秘书这样当面指责的?

  即便不谈职务高低,黄晚归是个老年人,而夏美则坐在轮椅上,是个双腿有疾的孩子。就冲这亮点,政治工会的颂歌就有点小题大做的嫌疑。

  虽然大家都觉得这颂歌话说的有点重,有点耍官威的感觉,但黄晚归和夏美这一老一少,相视一笑,没有反驳,而是默默找了座位坐下了。

  颂歌见他们俩人虽然没有反驳,却在相视而笑,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便指着夏美,大声喊到:“你是什么意思?笑什么?这是什么场合?麻烦你严肃点!”

  “够了!”一声爆喝,把颂歌吓了一跳,他回头一看,是制造工会的代表,宫唯。

  宫唯可能早就受不了他那虚伪的嘴脸,这时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指着他的鼻子说道:“颂歌,你不要太过分了。夏美好歹是博学工会的会长,麻烦你放尊重点!不要以为你们政治工会现在就能一手遮天了!”

  “呵呵,你小子……”颂歌冷笑了几声,说:“你是制造工会的人吧?我说你们这些工人,一天到晚能不能干点正事?一个打铁的铁匠装什么超级英雄?”

  “再说了……”他环顾了一下众人,继续说道:“说实话,不是我看不起大家,你们说真的都应该看清一下自己。搞搞清楚现在的状况……这个国家到底是谁说了算!”

  他指着沉默的圆脸男孩:“你!一个农民!你们农民工会就是种地的。懂吗?”

  “而你呢?”他指着脸红脖子粗的,气的只喘粗气的宫唯,说:“你们制造工会,一天到晚敲敲打打,搞出什么玩意了没?没有。”

  “还有你们剩下的人。博学工会只是把从地下挖出来的书整理一下而已。对,你们是比我多读了几本书,但那有什么用呢?这个世界始终是政治家的舞台,从来都是!”

  颂歌突然提高了嗓门,歇斯底里的喊到:“还有你,内修派的老大爷,在我眼里,你们就是跳大绳的。不过是搞写神神鬼鬼的东西,竟然也入了六大工会的门槛?真不知道这个世界怎么了……”

  话没说完,颂歌突然被一个东西砸在脑袋上,他突然捂住了鼻子,痛苦的蹲到了地上。

  旁边跌落了一本厚厚的硬皮书籍。莫铭一看,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医学工会的少女,江野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把书砸在了颂歌的鼻子上。

  颂歌再次站了起来,捂住了流血的鼻子,透过朦胧的泪眼,羞恼成怒的瞪着眼睛,大吼道:“谁!是他妈谁砸我?老子跟他没完!”

  话刚说完,不知道是谁,在他身后狠狠的揣了一脚,颂歌冷不防突然就往前扑倒,跌在了会议桌上。

  大家抱着全民健身的精神,趁他不备,纷纷上去贡献了自己的光和热,把颂歌打的是鼻青脸肿,哭爹喊娘。

  “没有王法了!你们胆敢打我这个政治工会的秘书!”

  “啊!我告诉你们,我记住你们了!谁也别想跑!”

  “我要逮捕你们!”

  颂歌终于从人群中爬了起来,他摇晃着站稳了身体,左右环顾,发现莫铭站在他的左侧没有动手,也没有阻拦,瞪了莫铭一眼之后。他看向了其他人,每个人都站在自己原来的位置上,表情无辜。

  “反了反了!你们简直要造反了!”颂歌鼻青脸肿的怒吼道。

  “我倒要堪堪,谁这么大胆,敢在我黄帝城的总工会造反?”一个低沉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众人一起往门口看去,不看则已,一看之下,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赶紧全部正襟危坐的乖乖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只有莫铭一人,还一脸懵逼的站在原地,看着门口那个身穿黄色长袍、一脸威严的中年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