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被疯狗咬了怎么办?


小说:我就是超级警察  作者:李氏唐朝

  刘德江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赵国志手里的东西,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这该不会是老赵的杀手锏?秘密武器?

  赵国志的性格就是来而不往非礼也……

  你要挑他的不是,他总能找到反击的办法。

  这也是芙蓉派出所这只“独角兽”的特有待遇,赵国志早已见怪不怪。

  在他看来,研讨会也是战场,当初交代顾晨做好卷宗的准备,也是考虑到刘德江这张毒嘴,总能给自己找trouble。

  赵国志在众人的瞩目下,又将这叠卷宗理在一起,然后拿在桌上盾了盾,盯着刘德江道:“老刘说的很在理啊,见习警就应该多放在基层锻炼,尤其是一线,而且我还就揠苗助长了,可这些都是我揠苗助长的收获啊。”

  大家似乎听不懂赵国志在说些什么,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所以。

  而刘德江也是满头雾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赵国志笑嘻嘻道:“我今天带来的所有卷宗,都是由我身后这名见习警员参与办理的,而且这只是一小部分而已。”

  话音落下,现场短暂的安静了几秒,随后又发出阵阵细语。

  “这么多,都是这个见习警参与办理的?”

  “不会吧?老赵今天是孤注一掷啊。”

  “难怪带着见习警过来参会,看来人家是早有准备的。”

  “也不对啊,这批见习警报道的时间也不长啊?”

  秦刚有些疑问,他赶紧追问赵国志道:“老赵,据我所知,你们芙蓉派出所招募的见习警,工作应该才刚满一个月对吧?”

  “老秦,一个人的能力和年龄没有多大关系,和职位也没有多大关系,这你应该是知道的。”

  赵国志的回答,甚至让秦刚有些尴尬,这话原本是当初秦刚的原话。

  当初京城的一名见习警,在见习期间屡破奇案,一时间成了全国警队的传说,被称为警队中的超级警察。

  而当时给大家开会讨论时,秦刚就是用了这句话来鞭策大家,没想到……今天却被赵国志给用上了。

  秦刚笑道:“老赵,你这是在给你的见习警出头啊。”

  “这不是出不出头的问题。”赵国志也是底气十足道:“咱们开研讨会,也是为了挑选典型案例进行探讨,我也尝试过,但挑来挑去,还是觉得顾晨办理的案件比较具有探讨价值,所以今天才带他过来。”

  “按你这意思,你的咸鱼三组也是要开始后续发力了?”刚刚擦掉裤子上的水迹后,李安邦就提出了疑问。

  这是他今天在会议上开口的第一句话,实在是一个人擦裤子闲的太无聊。

  派出所之间,原本是一个相互配合的集体,但有时候涉及到竞争关系,那也是谁也不服谁。

  其他小派出所,知道争夺指标无望,自然不会参与这种争论。

  但“四强选手”,各个都是实力担当,说话那都是有板有眼。

  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硬气”。

  警察们斗嘴的日常,往往集中在技术上,每天被各种大小案件忙得晕头转向,难得有这样一个探(chao)讨(jia)平台,平时憋着的火气和委屈,也可以一股脑的爆发出来。

  在研讨会上探(chao)讨(jia),那是相当的舒爽,这样的对手,平时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事实上,大家把挑刺精神放在桌面上,可以畅(hu)所(shuo)欲(ba)言(dao)。

  但也仅仅局限在议会上,会议结束后,谁也不会把对方的指责放在心里。

  这也就是常说的,会上讨论够,会后不议论。

  事实上,刘德江对于今天赵国志捧自己的见习警,有些看不惯。

  一个肖阳江郎才尽,这是又要培养一个炮灰的节奏啊。

  但是今天让他头疼的是,人家赵国志拿出的卷宗,居然都是见习警顾晨的杰作,人家是有实力的。

  赵国志也是乘着李安邦提出的疑问,顺水推舟道:“可能很多人还不知道吧?我已经将芙蓉派出所刑侦三组,申报上下一期的光荣榜,所以请大家以后不要再叫咸鱼三组了,谢谢。”

  李安邦一时间语塞……

  他刚想再说几句,结果又被刘德江给抢先了。

  “顾晨对吧?刚才那个卷宗资料我也看过。”刘德江抿上一口水,缓解一下口干舌燥,继续道:“你说你和你的同事们,解救高杉时,他表情淡然,甚至还问小王要了一支烟?“

  “没错。”顾晨站起身,回答了刘德江的疑问。

  “那这个高杉,他打心里并没有怪罪弟弟的意思,或者说,他根本就只是跟弟弟吵了一架,然后弟弟高杨将他关起来,这可能只是一起简单的家庭矛盾,却被你们夸大到绑架层面。”

  刘德江的争议言论一针见血,几乎扭转了案件的主观态度,大家一时间沸腾起来。

  “老刘这么说,也有道理啊。”

  “这种案子,说轻也轻,说重也重,主要是看当事人的态度。”

  “是啊,如果只是家庭矛盾,或者高杉本人对于关在地下室,也并没有排斥的意思,那也只是一起家庭矛盾的纠纷。”

  不少人开始从各个角度讨论问题……

  一时间,让春风得意的赵国志有些尴尬,他咳嗽了两声,道:“老刘,你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诶?”刘德江当即打断道:“老赵,我只是从不同观点来探讨这个案子,既然这件案子,是见习警顾晨参与办理的,那我只想听听他的看法,你就别插嘴了。”

  秦刚也点头道:“同意老刘的意见,就让顾晨自己谈谈看法吧。”

  其实秦刚也知道,顾晨之所以报告说的非常好,背后也少不了赵国志等一帮老同志的润色指导。

  但如果要了解一个年轻的警员,只能从一个固定模式的报告里了解,那是非常片面的。

  所以,抛开所谓的固定卷宗,脱稿说出自己的特有观点,这才是能看出一个警员,有没有独立观点的能力。

  赵国志眉头一皱,他看着身后的顾晨,低沉道:“你就说说看吧,说不好也没关系。”

  顾晨点点头,他没有正面回答刘德江的问题,而是提出了另一个假设,主动开辟了“新战场”。

  “刘所长。”顾晨目光如炬,冷静道:“如果您被一条疯狗咬了一口,您会怎么做?”

  “怎么做?”

  刘德江身体向后一靠,也是被顾晨的假设搞懵了。

  他拿起水杯笑着说:“何必要跟疯狗过不去呢?如果是我,我会直接找到他的主人,跟他理论让他赔偿。”

  顾晨摇头:“我觉得这很扯淡呐。”

  刘德江差点将口中的茶水喷出来,眼神惊奇的看着顾晨。

  秦刚也是好奇道:“顾晨,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善良不是懦弱。”顾晨的态度依旧鲜明:“如果你被疯狗咬了一口,很多人会说,不要计较,我觉得这很扯淡,我当然不去跟它计较啊。”

  “就是啊,狗是听不懂人话的。”刘德江也是回了一句。

  “但我只会宰了它而已。”顾晨没有停顿,继续道:“像这种明显的‘恶’,肯定是不能放任不管的,否则它就会伤害更多的人。”

  见大家听的认真,顾晨将手中的卷宗扬起道:

  “我之前在报告中说过,遇事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但是有的时候,我们会遇到一些明显的‘恶’,这个时候,就要旗帜鲜明的去反击,善良不是懦弱,不要去侵略别人,但是被别人侵略的时候,就必须要战斗到底。”

  “顾晨,你这里的‘战斗’指的是?”秦刚不解道。

  “这里的‘战’,不是号召大家去打架,而是与犯罪行为做斗争的意思。”顾晨也是解释说。

  听到这里,刘德江有些脸色尴尬。

  他知道,顾晨这些话,明显是与自己针锋相对,他赶紧又道:“人的善恶之分很复杂。”

  “是很复杂。”顾晨几乎是无缝对接,道:“我们评价一个人时,应该重点考察四项特征。”

  随后,顾晨伸出四根手指,依次的压下:“善良、正直、聪明、能干;如果不具备前两项,那后面两项,就会真正的伤害到你。”

  ……